流星许愿 衣柜里突然变出个长相清秀的男人,他面带笑容

360女性网 31 0

母胎单身28年的我向着流星许愿,想要个男朋友脱单,谈一场甜甜的恋爱。

万万没想到成了真,衣柜里突然变出个长相清秀的男人,他面带笑容:“小姐姐,你好。”

1、

我愣了好一会儿,见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立刻把外套丢过去:“有话好好说,先把衣服穿上。”

他利落地穿好衣服,从衣柜里钻出来,大大方方地说:“我叫卫蓝,来自水蓝星。”

我不敢置信地往后退,激动得脚下一滑,眼见就要跌倒在地。他一个箭步冲上来,稳稳抱住了我。

肌肤相触的瞬间,我脸颊发烫,整个人都快石化了。他反应更大,白皙的皮肤渐渐变成了蓝色,好像中了毒。

“真,真是外星人。”我支支吾吾地说。

卫蓝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露出卖萌的表情:“小姐姐,我能留下来吗?”

他悦耳的声音带着磁性,萦绕在我耳边,心慌得厉害。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点点头说:“你可以留下来,但是得包揽家务活。”

2、

按照我们的约定,卫蓝乖乖做起家务,拖地、洗衣完全不在话下。

他洗完衣服,盯着晾衣竿上的内衣,好奇地问:“那是什么?”

我红着脸,狠狠捏了他一把:“穿在里面的衣服。”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指着旁边的小内内:“它很可爱,也是穿里面的吧。”

我的脸颊发烫,手上的力度更大,拽着他往屋内走。即便是单身狗,脸面也很重要。

卫蓝俯身凑到我脸旁,眼中带着探究:“你的脸容易变红,我浑身却变成了蓝色,咱们是不是得病呢?”

他越靠越近,呼吸均匀地撒在我的脖颈,有些痒痒的。

“笨蛋。”我一把推开他,捂着脸说,“这是害羞。”

“害羞?”他摸了摸头,一脸不知所措。

我心中暗骂他是个呆子,好端端的一个人却缺根筋,早知道就不许愿了。

3、

卫蓝见我总是点外卖,自告奋勇地学做饭,把厨房弄得乒乓作响。

我放下手中的画笔,急匆匆跑到厨房,看他拿着菜刀在空中比画,横竖下不去刀。

我哭笑不得,一把夺过他手中的菜刀:“等你做完饭,我早饿死了。”

他站在一旁看着我切菜,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真是野蛮的手法。”

我白了他一眼,就差刀背抡过去:“待会儿你别吃。”

做好三菜一汤端上桌,我只准备了自己的碗筷,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今晚的菜真好吃。”

卫蓝看了半天,最终凑了过来,眼巴巴地看着我:“小姐姐,我也想吃。”

那眼神盯得我难受,好像一只可怜的小动物。我到底还是心软了,指着厨房说:“自己去拿碗筷。”

“我错了。”他吃着我做的菜,一脸的坦诚,“以后我来做饭。”

他果然说到做到,精力好得让我不可思议,到了晚上还学着切菜,美其名曰练习。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我拿过他手中的菜刀,拖着他走到客厅:“睡觉吧,我的祖宗。”

“小姐姐,祖宗是什么意思?”他歪着头,好奇地问道。

我敲了敲他的头,懒得和呆子仔细解释。

4、

几天之后,在卫蓝的坚持下终于做得一手好菜,他正准备在我面前露一手。突然门铃响起来,我听见门外熟悉的声音,想将他藏起来。

可是已经晚了,卫蓝抢先一步打开了门。

门口,木子拎着生日蛋糕,愣愣看着他:“你居然藏了男人在家?”

我接过蛋糕,干笑着解释:“他突然出现在家,我好心收留而已。”

卫蓝站出来,大大方方地承认:“我是从水蓝星来的。”

“你要怎么证明自己是外星人?”木子好奇地问道。

他凑近我身边,亲了亲我的额头,肌肤开始渐渐变蓝:“现在相信了吧。”

我满脸黑线,捏了一把他的胳膊:“在木子面前,给我老实点。”

哈哈,木子眼中闪着光,八卦地点点头:“你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吧。”

我摇摇头,嫌弃地打量着他:“最多算实习男友。”

“什么时候转正?”木子继续问道。

咳咳,我轻咳几声说:“那得看他表现。”

卫蓝眼中充满了期盼,笑得一脸灿烂:“小姐姐,我会努力的。”

这一刻,我觉得卫蓝明白了男女朋友的意思,学习能力倒是挺强。我瞪了他一眼,暗哼道:“哪有那么容易通过。”

“刀子嘴豆腐心。”木子挽着我的胳膊,笑嘻嘻地说,“寿星,咱们今天吃火锅吧。”

我点点头,不假思索地答应:“走,下楼去。”

5、

火锅店就在楼下不远处,平日我很少带卫蓝下来,以免他又做出什么尴尬事。

我点了微辣的锅底,火锅的红油烧开,飘来阵阵香味,卫蓝对火锅格外感兴趣,目不转睛地盯着冒泡的红汤。

他不停地用筷子戳着冒起来的泡泡,似乎和它较上了劲。

木子在旁边看得直笑:“你的见习男友真好玩。”

也许是外星人的缘由,他的脑回路不一样。我摇了摇头,夹起一块毛肚放入他碗中:“别玩了,吃点东西。”

卫蓝一口咬下去,辣得直咳嗽,一双眼睛楚楚可怜地看过来。

我把果汁递给他,抚了抚他的背:“辣子都不能吃,真是没意思。”

他的眼泪呛得掉出来,缓了缓说:“我可以的。”

我怕他在外面变成蓝色,赶紧小声嘱咐:“这不是在家,待会儿别变颜色。”

他乖乖点点头,猛地喝了几口果汁,默默看着我们吃火锅。

回到家中,我切好了生日蛋糕,转头见他去了厨房。不一会儿,卫蓝手中捧着几颗辣椒,脸吃成了蓝色,却还是笑得开心:“小姐姐,我也能吃辣。”

我点点他的头,好气又好笑地说:“你真是个大傻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有丝丝波动,他是第一个对我这么认真的异性。

6、

不知不觉过去了好些天,我渐渐习惯卫蓝住在家中,只是不知道他一个外星人,为什么这留在地球上?

我问了好几次,他却不愿回答,真是个奇怪的水蓝星人。

最近,我发现他有点不正常,总是半夜偷摸地起床。我怕卫蓝有其他想法,脑中涌出各种外星人的电影,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这天晚上他又偷摸起床,手中拿着一个亮闪闪的东西,朝着阳台走去。

我也悄悄来到阳台,手中拿着一根晾衣棍,万一他有什么举动,就一棒子敲晕他。

突然,卫蓝转过身,满脸的疑惑:“你也睡不着吗?”

我赶紧将衣棍藏在身后,可是太长还是被他看见。我干笑几声解释:“有件衣服明天要穿,我来收衣服。”

卫蓝看了看衣棍,又看了看我,眼中露出几分失望:“小姐姐,你想用它来对付我吧。”

我见事情被他戳穿,只得硬着头皮问:“你这几天鬼鬼祟祟,看起来有些可疑。”

他把方形的物体放入我手中,叹了口气:“我修好了追踪仪,想要用它寻回飞行器。”

我看着一闪一闪的蓝色光芒,把衣棍放回原处道歉:“对不起,我误会了你。”

“这是你的家园,我怎么忍心破坏它。”卫蓝脸上有些受伤,无奈地笑笑。

平日里他都一副撒娇的样子,突然间变成这样,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说到底是一场误会,我拽着他的手回到客厅,不好意思地说:“我明白了,以后不会再怀疑你。”

他撇撇嘴,似乎还在生气,眼睛里满是委屈。

我摸了摸他的头,用柔和的语气哄:“我帮你一起去寻飞行器,别生气了好不好。”

他捧起我的手,轻轻咬了一口:“好,我不生气了。”

“你是小狗吗?”我缩回了手,愣愣看着他。

他咧开嘴,一脸得逞的笑意。

7、

根据卫蓝追踪仪的提示,他的飞行器掉在山上,为了稳妥起见,天黑的时候我们才爬上山。

一路上我都在补脑飞行器的模样,不知是什么样的东西,会不会像电影那样奇奇怪怪。

通过追踪仪微弱的感应,我们终于在一棵树上找到了飞行器。卫蓝爬上树把它取下来,如获至宝地捧在怀中。

我凑过去看了看,它的形状像飞碟,因为受损变得漆黑,没有一点光泽。

“它叫探索者号,我是星际的探索者。”他小心翼翼地把它缩小放进口袋,整个过程好像变魔术一般。

“怎样才能让它恢复?”我好奇地问道。

“通过月光修复,一个月后就能恢复。”卫蓝一五一十地回答。

我听着恢复时间,一时间有点五味杂陈,是不是时间一到他就要离开?

他看了我一眼,忐忑地问:“小姐姐,你想我多留一段时间吗?”

我摆摆手,做出无所谓的表情:“不,你有自己的目标要实现。”

他没有说话,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寞,似乎有些失望。

我很清楚,彼此之间不过是过客。他不可能一直留下来,我们注定没有结果。

8、

下山的时候,我遇见了露营的姐姐。她化着浓妆,戴着夸张的耳环,手臂上有一个玫瑰花的文身。

别人家的姐妹见面都亲亲热热,唯独我们分外眼红,好像仇人一样。我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几年不见,连姐姐都不愿意喊。”苏瑜冷嘲热讽,伸手拦住我的去路。

“我没有你这个姐姐。”我把她当成空气,低头继续往前走。

苏瑜拽住我的手,咬牙切齿地说:“不就是一个画漫画的,有什么了不起。”

她的话深深刺痛了我,多年的积怨在这一刻爆发。我冷笑几声,瞪了她一眼:“我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到现在,你从来游手好闲,丢尽苏家的脸。”

苏瑜扬起手一巴掌朝我挥来,眼见就要落在我的脸上。

卫蓝出手,紧紧扣住她的手腕:“不许欺负人。”

苏瑜不服地耸了耸肩,轻蔑地说:“哟,有男朋友撑腰翅膀硬了。”

我眼睛红红地看着她,不想和她多说一句话。从前她偷拿我的学费,出去吃喝玩乐,我差点无法完成学业,大学几年过得格外艰难。

“我们走。”卫蓝扶住我的肩,迅速从她身边离开。

回到家中已是深夜,我无精打采地坐在沙发上,不禁想起了过去。爸妈去世得早,我和外婆还有姐姐相依为命,她却是个不省心的人,一次次让我和外婆伤心。

“对不起,让你看到这一幕。”我双手抵在额头上,将眼泪硬生生压回去。

他替我擦拭眼角的泪水,将我搂在怀中安慰:“我希望你能快乐,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我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可他温暖的怀抱让人无法拒绝。我舒心地躺在他怀中,好像找到了避风的港湾,明明不该继续下去,但忍不住。

卫蓝努力活得像个地球人,自从他住进来,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厨艺也进步得很快。

我看着干净整洁的家,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你想要什么奖励?”

他转过脸,有几分羞涩地说:“我想再次变成蓝色。”

“你…….”我被呛得说不出话,有时候觉得他害羞,有时候又觉得他脸皮厚。

卫蓝是个行动派,一步步靠过来,我退一步,他就往前走一步。身后是一堵墙,我退无可退,脸颊有些发烫。

他双手撑着墙不让我逃离,缓缓俯下身吻上来,温柔又甜蜜。他吻得格外投入,身体渐渐变成蓝色。

我不再讨厌他的触碰,不知不觉搂住他的脖颈,像只小猫一样挂在他身上。

卫蓝抚了抚我的脸,声音喑哑地说:“你的眼中有星星。”

这是我听过最动听的情话,一颗心咚咚直跳,在他怀中蹭了蹭:“明天去看电影吧。”

“好。”他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微微一笑,“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9、

电影开始的时候,我有些想哭,买票的时候没注意,居然买成了恐怖电影。

我想一个箭步冲出去,不过看了看身旁的卫蓝还是忍住了,好不容易陪他看一场电影。观影的过程我有些害怕,一个劲地往他怀里缩。

卫蓝抚了抚我的头,凑在我耳边说:“别怕,我去把里面的东西抓出来。”

我顿时哭笑不得,摁住他的手说:“不要,电影里面的东西并不是真实的。”

空气中飘散着尴尬的气息,他全神贯注眼睛看电影,就差上前把幕布扯下来。

我怕他真的会做傻事,拽着他从影厅离开,这个外星人有时候总是那么较真。我轻咳几声说:“咱们走吧,我不想看了。”

“谁都不能欺负你,电影也不行。”他紧紧握住我的手,一脸的认真。

我轻笑着拍了拍他的头,有时候他很聪明,有时候却傻得可爱。

每天晚上卫蓝都会拿出飞行器进行月光修复,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他的飞船也修好了。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我有些舍不得他离开,挽留的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样开口。

最终,卫蓝把我带到阳台,主动对我说:“先把眼睛闭上,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我按照他所说缓缓闭上眼睛,心中有几分期待,又有几分欣喜。我感觉他把什么东西戴入脖间,好像是一条项链。

再次睁开眼睛,我的脖颈多了一条圆柱形的吊坠,里面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颜色美丽又深邃。

“这是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他笑着说:“吊坠里面装着星星。”

“星星!”我捧起吊坠细细端详。

月光洒在蓝色的光晕上,我感觉光晕在手上流动,透过它可以看见星辰大海。我久久不能回神,惊讶地说:“它真美。”

“你喜欢就好。”卫蓝亲了亲我的额头,“可以转正了吗?”

我仿佛被下了迷魂汤,稀里糊涂地点点头:“同意转正。”

他执起我的手,笑着说:“以后叫你苏尘吧。”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见是外婆打来的,高兴地接通电话。对面却没有传来外婆的声音,而是邻居家阿婆:“苏尘,你外婆突发心脏病,快点回来吧。”

我脸色一变,没想到会收到外婆病重的消息。

10、

我的老家在一处海滨小城,每年都会回去看望。我提出好几次把她接到自己所在的城市,可外婆舍不得老家的街坊邻居。

“别难过,外婆会没事的。”卫蓝在一旁安慰。

我神经紧绷,满脑子都是外婆的事,她是这世上唯一疼我的亲人。如果任何闪失,我再也承受不起失去亲人的悲伤。

路过海边的时候,我破天荒地看见苏瑜站在海滩上,她已经好几年都没回老家。我冷着脸走过去问道:“你回来做什么?”

“我来看外婆。”苏瑜耸了耸肩。

一股海风吹来,海面涌起一阵波涛,我发现卫蓝的手心渗出细密汗珠,似乎对海水有恐惧。

“马上就到家了。”我牵着他的手,快步往前走。

苏瑜也发现他的异常,冷嘲热讽地说:“一个大男人还怕海,真是没出息。”

我并没有说出卫蓝的身份,

打开抖音搜索“看点小故事”小程序,输入口令“”,就可以进行阅读啦!

标签: 外婆 电影 过去 眼睛 点头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