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双胞胎啪啪经历 明天要开高三动员大会,家长们也要去

360女性网 47 0

「好,注意身体,记得吃饭。」

也许在我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爱不爱的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物质基础更比情绪价值重要。

所以我也在学着默默对他放低要求,哪怕他早就在外面拈花惹草,哪怕我心里千疮百孔,我表面仍然无动于衷。

没关系,只要经济攥在我手里,爱不爱的有那么重要吗。

只是话是这么说,心里的不甘却要溢了出来。

女儿回来告诉我明天要开高三动员大会,家长们也要去。

「明天爸爸有时间吗?」

女儿试探着问我,我的表情却顿住了。

索性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了,她也从开始的不满发展到了现在的麻木,最后只是失望的说了一声谁爱去谁去。

我尴尬地笑着摸摸她的头让她回屋学习,也默契的岔开这个话题。

但我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给陆斯拨去了电话,只是电话嘟嘟了几声又被无情的挂断。

我看着那个被挂了无数次的电话,有些了然的笑了笑。

「女儿明天开家长会,希望你来,你有时间吗?」

我近乎恳求的给他发去了信息,看着信息发送成功的界面,心里还在有那么点希望在作祟。

「明天陪客户,下次我尽量。」

看着这几个字,我反复咀嚼了百八十遍,最后只能无奈一笑。

我的女儿一直是我的骄傲,也是我能把这段婚姻继续支撑下去的动力。

我强打起精神换了一套衣服,跟随女儿去开这一生中少数重要的家长会,却意外看到了熟人。

「小姨,你也来给莹莹妹妹开家长会吗?」

女儿朝着妹妹笑着打招呼,我也扯着嘴笑,只是怎么看怎么僵硬。

我的妹妹一向比我能装,哪怕前一天晚上还在给我炫耀我的老公陪在她的身边,今天的她依旧如没事人一样和我们寒暄。

「是的呀,姐你也是吧。真羡慕你,姐夫爱你还多金……」

「呀,姐夫没来吗?」

妹妹的话透露着一股子的阴阳怪气,爱你这两个字被她加重了音调。

见我不搭话,甚至贴心的问到了我的丈夫。

我扯扯嘴角,敷衍的应付着说他忙。

妹妹却只是娇娇一笑便牵着她的女儿进了教室,我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心里挤满了复杂的情绪。

「小姨好年轻啊。」

一旁的楠楠看着她们,语气里全是钦佩,我拍拍她的头,没有告诉她,她的小姨这么年轻是因为她的父亲在滋润着她。

想想也是,一个十九岁未婚怀孕,二十岁就离婚带娃的女人,没有学历,没有一技之长,拉扯着一个孩子长这么大却依旧如此漂亮有风情,的确让人羡慕。

只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背后也许注定有一个爱他的男人浇灌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尽管浇灌她的那个男人是我的丈夫。

我跟随女儿落座,听着班里老师的动员,心里也难得的激动了起来。

「你一定要考个好大学,给妈妈争气。」

女儿是我唯一的指望了,她过得好我自然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

只是女儿是很不爱听我这话的,她总说我是个刻板的中年妇女,没有小姨那么时髦。

听到我这话后当下就垮了脸,我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想补救却无从下手,只是识趣地闭上了嘴。

却看见女儿目光注视着妹妹他们,眼里全是羡慕。

「小姨是我的妈妈就好了。」

女儿小声的嘟囔被我这个耳力好的听了个清,我却没有说话,只是朝窗外望去假装没有听到。

世界真是小。

我在朝窗外望去的那短短一瞬间,竟然看到了我的丈夫陆斯的车和站在车旁边打电话的他。

哪怕心里已经了然他是来接妹妹他们的,可当我亲耳听见妹妹的铃声响起时,心里还是凉了一瞬。

我和他青梅竹马十余载,我陪他度过了最难的日子。

他创业时候的启动资金用的是我工作几年攒下的钱,他的业务单子是我陪着一杯一杯喝下来的,就连我们创立公司的名字都是肆意。

肆意,斯怡。

可我却注定只能做个共患难而不同享福的糟糠妻。

他告诉我的陪客户,原来只是陪我的妹妹。

那场家长会到底开了什么我没有记得,我只是亲眼看到妹妹带着她的女儿上了陆斯的车,他们三个说说笑笑好像一家人。

陆斯摸摸莹莹的头笑的温柔,我突然感觉到一阵悲哀,因为我的楠楠从未被父亲如此温柔对待过。

我曾因为他对楠楠的情感漠视而闹过吵过,可陆斯只是一脸愧疚的告诉我,

他生而内敛,无论对谁。

我信了他这套说辞,所以哪怕他不关心女儿,他不疼爱妻子,在我看来都是没关系的。

可今天,当我发现原来他不是内敛而只是对我不够爱连着也不爱我们的女儿时。

我紧紧攥着楠楠的手,浑身冰凉。

「怎么了啊,笑的比哭的还难看,手劲还这么大。」

女儿一脸不解的顺着我的目光看去,我却一把掰过她的头,强装笑容。

「妈妈只是累了,今天家长会时间太长了。」

女儿狐疑的看向我,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那天晚上陆斯回来了,我仍旧笑着迎接他,做足了贤妻良母的姿态。

至少现在,我还没有做好离婚的准备。

或者说,我还没有做好让女儿没有家的准备。

他对我在表面上一向尊重,每次都给面子的把饭都吃了个精光。

我正要去起身洗碗,他却拦住了我。

「静怡,我们谈谈。」

我怔了一瞬,反应过来后有些了然地点点头

当我坐到沙发上,看向对面与我朝夕相处十年的丈夫时,竟然感觉十分的陌生。

明明还是那个熟悉的轮廓,可我们彼此对坐却都觉得距离好远。

「怎么了?」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搓着手指,这是我心里没底时的一贯表现。

「静怡,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们离婚吧。」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刻,所以在听到他提出离婚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异常平静。

我抬眼望向他,一字一句。

「是因为静姝吗?」

他看着我的表情惊讶了一瞬,随后有些敷衍的点点头

「你知道也好。」

话里话外是讽刺我对他的监视。

我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冷笑一声,把手机调亮,又特意找出来了那个陌生号发来的照片,递给他看。

「这种把戏也就骗骗你。」

我看着他那短暂惊讶的表情,有几分疑惑,似乎想不通那个温柔体贴的静姝怎么也会做逼宫这种事。

我却吐了一口气,有几分抓狂的问道。

「为什么偏偏是静姝。」

被拆穿后的陆斯反而更加不在乎,他瘫在了沙发上,注视着我,最后无奈地摆摆手。

「爱来的那一刻,我只能说挡也挡不住。」

「她在某些时候,和我们恋爱的时候真的好像。」

「静怡,我们的爱好像都留给吃苦的时候了。我们的日子终于过好了,可我看着你除了平淡外竟然还有一丝厌烦。」

「你整天除了做家务就是伺候孩子,我想和你聊一些别的事你也不感兴趣,我真的累了,真的。」

陆斯终于在我们平淡三年后第一次为我袒露心扉,直白的告诉我没有那么爱了。

可这一次,却是要和我和平离婚,好分得家产。

我了然的点点头,佩服我自己如今心里竟然只有麻木,没有悲痛欲绝。

「陆斯,你说这话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会不会疼。这个公司也是我一手建立起来的,倾注了我多少心血你不是不知道。」

我看着他听后却满不在乎的表情笑了笑,只是眼睛却疼的酸涩。

我只是想起了在娶我的那一刻,他在我耳边轻轻说的话。

「静怡,我一辈子都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我仰起头看着天花板竭力忍住眼泪,声音轻轻的。

「是你说的你在外挣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我不是不知道你怕我权力过大威胁你在公司的地位。可是为了咱们的小家,我忍了。」

「我把小家照顾的井井有条,你最后告诉我你喜欢外面的刺激感。陆斯,你还是这么狠。」

我擦擦眼角的眼泪,看向在一旁依旧冷漠抽烟的陆斯,心里的最后一点情分也放下了。

原来他是真的不爱了啊,所以才对我的所有情绪无动于衷。

陆斯也果然不负我所望,在看见我情绪稳定了下来后,还没忘从包里拿出那则离婚协议书递给我,话里话外全是保证。

「你放心,你说的我都记得,不会亏待你的。离婚后的财产分割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补偿的。」

我接过来随手翻了几页,虽然不太懂,但里面显示的和平分得家产还是看得清的。

我轻笑了一声,然后当着他的面一点点撕碎。

「和平离婚放你们恩爱,你是不是把我想的太善良了。」

我把那个离婚协议书的碎片往上一扬,窸窸窣窣地纸片散落一地。

我看着一旁指着我愤怒的说不出话的男人,起身上楼,临走前还不忘补充。

「别想着从楠楠身上入手,她是我的命。」

「可如果楠楠不是你的孩子呢?」

陆斯的话说的又快又急,我瞬间定住了脚步,眼神凌厉地看向他。

「你在说什么?!」

陆斯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他眼睛看向我,眸子里全是洋洋自得。

「楠楠不是你的孩子。」

我几步下了楼梯,看着他一脸得意的表情,不明白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他语气暧昧,也有几分我看不懂的同情。

「你生孩子当天难产,孩子生出来就是死胎。我怕你受不住打击,从别处抱了一个。」

我听着他说的话,明明每个字我都认识,可连在一起我却听不懂了。

我养了十八年的女儿,怎么到该离婚的时候却不是我的孩子了呢。

「这是假的,你是在骗我对不对,你为了让我跟你离婚所以在骗我对不对!」

我近乎癫狂的摇晃着他的身体,想让他说出实话。

可陆斯看着我的眼神里却全是可怜,

「静怡,别装了。你也猜到了这是谁的孩子,只是不敢承认而已。」

我有些崩溃的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在生孩子当天难产,恰好妹妹也早产和我进入了同一家医院。

更巧的是,我们在同一天的凌晨生出了孩子。

而从我睁眼想看孩子开始,就被陆斯说因为孩子难产太弱而送去了保温箱。

我当时没有怀疑过,何况女儿和我越长越像,这个猜疑太胆大了。

可现在,陆斯告诉我一切就是我猜想的那般。

妹妹当天生的是异卵双胞胎,所以两个孩子并不是很相像,又因为我和妹妹长相相似,所以这个事情才能被长久的瞒下去。

而知道真相的除了妹妹就只有陆斯。

「她们两个是你的孩子吗?」

我佩服自己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还能迅速冷静下来想着之后的对策,陆斯听见我的话愣了一瞬。

「是不是重要吗,不是你的才是板上钉钉的事。」

我用余光看着陆斯僵硬的神情,心里了然。

「孩子不是你的,公司你也已经退出了,和平离婚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静怡。」

陆斯试图再次捡起那个话题劝说我,我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同意。

不离婚恶心他们只是第一步,我不但要恶心他们,我还要让他们都付出应有的代价,这才对得起我这白白付出的青春和感情。

和他们僵持的那几天我也不是无所事事,一边忙着找十几年前的档案,一边还要应付着陆斯和静姝的连环轰炸。

终于,当医院的朋友给我拨打电话说找到了之前的住院记录和 DNA 比对结果时,我也给那急得跳脚的两位拨去了电话。

「我想好了,离婚可以,不过你得找个时间把她俩带来,一家人认个亲,我正好考虑一下要不要成全你们幸福的一家人。」

我略作思考,真诚的给他们建议。

二人在电话那头急得立马同意,毕竟多拖一天,他俩就多一天分不到钱。

陆斯带着静姝和莹莹走了进来,我仔细端详着她们这三张脸,心里啧啧。

还真是像,就连那狼心狗肺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想到此我有些好笑的笑出了声,楠楠看向我,一脸的不明所以。

我坐在沙发上悠悠地喝了口茶,看向陆斯,语含逗弄。

「还不开始?少说几分钟可就少离婚几分钟哦。」

陆斯被我这语气愣了一瞬,再被静姝踢了一脚后终于缓过神来,清了清嗓子。

「呃,这个楠楠啊,这是你亲妹妹,莹莹。」

「我又不是不认识,这还是我小姨呢,搞什么幺蛾子。」

楠楠对着陆斯就翻了个白眼,觉得我们一家人都莫名其妙。

我没理会楠楠的话,只是转身看向静姝,笑着问。

「静姝,你不想亲自和你的女儿说吗?」

静姝看看我,又看看在一旁给他使眼色的陆斯,还是一咬牙说了出来。

在这之前,她没有想认回楠楠的心,毕竟以他的性子,跟了我这么多年的孩子说扔也能扔。

不过是如今我的压力给到了,她为了更大的利益而又重新接纳了这个孩子。

我没有参与几个人的认亲场景,只是安心筹备着自己给他们的一份大礼。

间隙中我偶然抬头看见楠楠一脸惊喜又不可置信的望着静姝的表情,还不忘贴心提示。

「楠楠,这下小姨真成你妈妈了,以后该管我叫大姨了。」

我是带着几分调笑的口吻说出这句话的。

说我冷漠也好,狠心也罢,从听到这个孩子是静姝亲生的之后,我对她的那些怜爱奇迹般地都消失了。

我无聊地看着她们母女三人抱头痛哭,陆斯在一旁与她们低声安慰,这场景多让人感动,要是没有我就更好了。

啪啪啪

一阵响亮的掌声突兀地响起,他们一同望向我,我朝着他们笑笑,从包里拿出了那两份诊断单。

我看到静姝的脸色变了又变,我笑眯眯的摆摆手让她少安毋躁。

「老陆啊,你这喜当爹二十年,福气不小啊!」

话一落地,我就看到了陆斯和静姝的脸色一变。

旁边的两个孩子站在那里不明所以,我招招手先把一份报告单递到了陆斯手里。

那是十九年前陆斯在私人医院做 DNA 比对的记录。

说来也巧,那个私人医院的院长是我和陆斯的共同朋友。

上面清楚显示了陆斯和这两位孩子是具有亲缘关系的。

静姝在一旁呼了一口气,陆斯也下意识松了一口气,甚至颇有些洋洋自得。

「你生不出孩子来自然有人给我生,趁早离婚对我们都好。」

我看着这个和我一同长大的少年夫妻,只觉得自己眼瞎了不是一天两天。

看着二人已经放松下来后,我又不紧不慢地拿出了另一张单子。

那是个最新出现的 DNA 比对结果,是我拿去给陆斯和他的两个孩子做的。

上面明确的指出了陆斯和这两个孩子并无血缘关系。

右下角公立大医院的章印明晃晃地告诉他们这份报告单的真实性。

「陆斯啊陆斯,你还是这么善良,白当爹十九年在做慈善吗?」

我看向一旁惊愕地望向静姝的陆斯,话里带刺。

「不是,她在耍手段骗你陆斯,你相信我。」

「你看着两个孩子多像你,这鼻子,这眼睛。」

静姝已经乱了,却还是强装镇定的解释。

两个孩子在一旁经历了先是认爹再是丢爹的过程,一直在震惊中。

我笑眯眯的拿出一沓照片,彻底击碎了静姝的反抗。

那沓照片是我在以前的老房子里找到的,是静姝和一位男人,右下角的日期是在被查出孩子前一个月。

「世界真是一个巨大的绿帽子,你绿我,她绿你,真有意思。」

我看着一旁看照片沉默不语的陆斯,语带嘲讽。

我也是去老房子碰碰运气,意外发现了这张法宝。

大家都不傻,真相很简单,无非是静姝被甩后迫不及待找个接盘侠,恰好瞄上了姐姐的男朋友。

陆斯带着怒气一句话也没说就往外走,两个孩子紧紧跟在静姝后边。

我欣赏完了这场大戏,瘫在沙发上开始涂指甲油。

「沈静怡!你就是看不得我好是不是,你又有钱,又有爱,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不痛快!」

静姝带着哭腔地冲我嚷,我头都没抬一下,语气懒懒的。

「可能因为全天下就陆斯一个男人吧。」

都这样了,离婚是迟早的事,我得在离婚之前把所有的事情掌握在自己手里。

现在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这家公司了。

我先抽空回了趟肆意,一去才发现里面多了好多生面孔,甚至好多人都不认识我。

还是以前跟着我们一起干的老员工看见我来迎着我叫一声怡总。

我点点头笑着和她寒暄,只是眼神却一寸寸冷了下来。

我在回归家庭后就没有专门问过公司的事情了,才发现在我不来公司之后,我看重的那些技术流都被他以各种借口调走。

而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他把沈静姝和她那边的亲戚都调来了岗位上,沈静姝甚至还成了一个小头儿。

我挑挑眉有些意外,上次的下酒菜还真是没有撼动他们二人的地位啊。

「姐,您可算来了。现在公司里乌烟瘴气的,你再不来我都要辞职了。」

以前的员工小王看着我一脸苦

标签: 离婚 语气 点头 沙发 动员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